女學生(3)

茜如看著手錶發覺時間快到了,便依依不捨的把眼光離開那個男的的背影。

到了琳琳家,也不按鈴的衝了進去,這是她的壞習慣。

「對不起琳琳,我遲到了。」可是進去沒看到琳琳,卻看到剛才撞到的那個帥哥。她驚了一下!

「ㄟ~琳琳呢?」她慢慢的走到他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。

「不知道。不過我剛才有聽到房裡好像有人的聲音,他們可能在做……」他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。

『這個臭琳琳、爛琳琳,叫我來自己卻還在做愛,你們倆還搞不夠啊!』茜如當然不敢說出來,只能在心裡想,恨的牙癢癢的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兩人都沒開口,氣氛很奇怪。最後還是由那個男的開口了︰「剛剛沒撞傷你吧?」

茜如一聽到他的聲音,就猛抬起頭,看到的卻是他那溫柔迷死人的眼光。連忙又搖頭又搖手的︰「沒有!沒有」

他一看到她的手掌有紅紅的像是擦傷似的,就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。茜如嚇了一跳,他輕輕的拿起她的手,抽起桌上的面紙幫她擦拭著傷口。

「受傷就要說。這一定很痛吧!」

茜如不知道她啥時受傷的,可能剛才沒注意到吧!

他的那雙大手握起她嬌小的手腕,彷彿爸爸握著她的手,這種感覺顯得好遙遠,現在又激起她小時候爸爸的那雙大手,可惜再也摸不到了,因為她爸爸在她小學的時候被車撞死了。想到這裡她不禁哭了出來。

他一見她哭,連忙停止擦拭,以為她很痛。

「怎麼?對不起很痛吧!」

茜如搖搖頭,二話不說的抱住了他,還哭得很大聲。

「你怎麼了?是不是真的很痛啊?」他急了。

這時琳琳跟克己終於出來了,一見到茜如哭著抱著他,便走到他們身邊指著那個男的說︰「你把茜如怎麼了?為什麼她會哭成這樣?」

「我沒把她怎樣啊,大概是我弄痛了她吧!」他又看著懷中的茜如。

「什麼!你把茜如給……」她又看著地上的面紙有紅色的血跡,之後把茜如從他懷中搶了過來。

克己也走到他身邊,在他耳邊說︰「老兄,你動作未免也太快了吧!在客廳你也搞……」

「喂!你在說什麼啊!她哭不是因為我把她給……是因為她的手受傷了,我在擦的時候可能弄痛了她。」因為她的手看起來是那麼的嬌嫩,可能自己太粗魯了。

琳琳這時也握起茜如的手,果然是真的。

「對不起,我以為你把茜如給強……」人都會有誤差嘛!

茜如把眼淚擦乾之後,又瞪著琳琳。

約會幹砲

與鄰近的淫蕩人妻偷情,
絕對安全保密!

「茜如,你瞪我幹嘛!」

「你把我們叫來,為什麼又讓我們等那麼久?」她明知故問。

琳琳瞄了一下克己。「都是克己嘛!說什麼再來一次,害我……」她又暗示了一下克己。

克己一接到琳琳的眼神馬上走到茜如身邊。「啊~對啦!來茜如,我介紹我朋友給你認識。他叫達仁,達仁她是茜如。」

「你好!」之後他們倆又「從新」認識了。

之後四個人就一起出去玩,而達仁跟茜如也越來越接近了。從牽手到擁抱,連琳琳和克己都看傻了,都不禁懷疑他們的純情是假的。真是深藏不露啊~

到了晚上差不多11點他們才到家,克己跟琳琳也不知中途跑去哪兒了,只好茜如他們先回家。

「我家到了,謝謝你送我回來。」茜如正拉開車門卻又被拉回來了。

「你……」她的唇被他蓋住了。茜如眼睛張大的看著他,但最後也屈服在他的舌功下,昏昏欲死,這是她自慰所做不到的。

達仁的手不停的在茜如身上遊走著,不知不覺茜如的鈕扣被他給解開了,露出胸部,接著內衣也被解開了,兩顆奶子碰的跳了出來。茜如沒有反抗他,反而更加的配合著他。

乳頭被他撫摸的都硬了起來,茜如也開始呻吟了︰「嗯~~~~~~」

接著他的手就往小山丘滑去,觸摸那濃濃的陰毛,手指也把陰唇給掰開了。觸碰著陰蒂,茜如又更加的激動了,身體不停的搖擺著︰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晶瑩剔透的蜜汁就流了出來。接著他把椅背往後壓,讓茜如躺著,頭就埋在茜如的私處不停的吸吮著,舌頭也不停的往裡面遊著,茜如也不斷的掐著自己的奶子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仁……啊……」

達仁的陽具受不了了,便解開褲子,一把抓起陽具插了進去,濕潤的淫水更加配合著陽具前後抽動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用力的幹……啊……」

達仁被她的話語驚了一下,聽他們說她是不會說那些色色、粗粗的話的,為什麼現在?……不管了,現在爽就好!

「啊……啊……用力啊~~~」茜如這下嘗到她以前所沒有的快感,電動按摩棒還不如真的肉棒好。她現在只感到到要死了,快要爽死了!

「啊啊啊……」茜如身體抖了幾下,達到高潮了。

達仁也把精液射在裡面了,因為來不及拔出來,就這樣躺在茜如的雙峰中。但陽具還是留在裡面,以便等一下再做。

「你好利害喔!」茜如摸著達仁的頭髮說︰「雖然我不是第一次,但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呢!」

原來她早就被人吃過了,難怪動作不生疏。

「三年前我被我乾爸給強姦了,第一次的感覺真的很痛!之後他還常常要我跟他做。結果被乾媽知道了,就跟我脫離關係。說我是賤人,誘惑她老公。但我不怪她,畢竟他們養了我5年。我父母早逝,今早我哭的原因是想起了他們。」

說完又哭了。達仁吻去她的淚珠,憐惜的說︰「沒關係!現在你有我了,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。嗯!」

「為什麼我不早點認識你?這樣就不會被我乾爸強……」達仁又吻住了她。

「不要說了,以前的事就忘了吧!就當你的第一次是跟我。」

接著他們又開始做愛了。這次更激烈,連車子都搖的快散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一早到學校,琳琳一見到茜如,馬上跑到她身邊︰「怎樣?昨晚!」

茜如臉紅了,她不說也知道。

「感覺如何?猛不猛啊!」她搭著茜如的肩說。

茜如也只能點點頭,她實在不好意思說出來。

「都那個過了,現在要大膽一點,不要聽到色色的話就臉紅。」她掐著茜如的臉頰說︰「你們做了幾次啊?」

「兩次!」茜如比出勝利的手勢。

「哇!第一次做就一下子做了兩次?真夠猛的!改天要跟他做看看,看他是不……」又止住嘴不說了,她知道她說錯了。

「不要跟我搶好不好,你已經有克己了!」說著說著眼角出現了幾滴眼淚。

「不要這樣,我跟你開玩笑的啦!」她搖著茜如的身體︰「你愛上他啦?」

茜如點頭。生平第一次這麼深愛一個人,雖然才剛認識而已。

「我知道了。好了,我們進教室吧!」

兩人就這樣走進教室了。

女學生(4)

放學之後跟琳琳走到巷口就分別走各的。茜如是一轉角就到了,琳琳則是一直走。

一到家,茜如被坐在門口的一個人嚇到了!

「達仁,你怎麼在這?」茜如走到他身旁。

達仁看到茜如就站了起來,雙手環住茜如的腰,用著撒嬌的聲音說︰「想你啊!我等你好久了。」

茜如這時除了臉紅也不知說什麼︰「好了!我們進去吧!」

「等等,先親一個。」他嘟起嘴。

「啾!」茜如踮起腳親了他一下︰「好了!進去吧!」

放下書包,她走到廚房開起冰箱說︰「你吃了沒?我煮麵給你吃。」

這時他走到廚房從後面抱住了茜如,不斷的吻著她的頸子。

「如……」

「嗯~~等一下嘛!我先煮麵給你吃。」茜如掙開了他。

「我不要吃麵,我要吃你!」這次他乾脆從後面把她抱起。

「不要啦!」她用著粉拳打他,但一點都不痛!

沒有上樓,就直接把她抱到客廳,輕輕的放在長型沙發上,脫掉礙事的西裝外套、領帶、襯衫,露出壯壯的胸部。因為昨天在車子裡暗暗的看不清楚他的身材,現在在亮亮的客廳裡,她看得一清二楚,不禁伸手去撫摸著。

達仁先是溫柔著吻著她的唇,可能性慾越來越強了,漸漸的粗魯起來了。

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脫下,茜如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,胸部隨著喘息一上一下的,看得達仁恨不得把內衣撕掉。但還是慢慢的解開內衣,豐美的乳房馬上跳了出來,一手抓住一邊乳房,嘴不停的吸吮著。

「嗯~~喔……」茜如玩弄起自己的小穴。漸漸的濕了,浸濕整條內褲,達仁就乾脆脫掉它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達仁手指每插入一下,她就叫聲,惹的他受不了,要茜如吃他的陽具。

茜如就像在舔一根冰棒似的,又舔又咬又搓的,那兩粒肉球,隨著茜如的動作不停的搖動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達仁也開始呻吟了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茜如也吃得津津有味的,也呻吟起來了。

看著茜如動作那麼慢,就乾脆把她的頭不停的前後抽動著,動作越快,他也漸漸想射精,但還是先跟茜如說一聲︰「我要射了喔!」

茜如沒什麼表示,就抖了一下,所有的精液都射在她的口中了,有的還從嘴邊流了出來。

吃完之後,她張開雙腳,把私處向著達仁︰「我也要你吃我的!」

他把頭湊了去,舌頭不斷的鑽著陰道,還發出「嘖嘖!」的聲音。他觸碰著最敏感的陰蒂,使茜如又不停哀叫著︰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仁……我裡面好癢喔!啊……趕快幹我吧……啊……」

「揪!」的一聲,陽具進去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快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嗯……用……力……啊……快……」隨著抽動,茜如的聲音斷斷續續的。

「啪啪啪……」因為太用力,連皮膚撞皮膚的聲音都出來了。

狗爬式的幹法更讓達仁快觸碰到子宮,「喔……嘶……」達仁也發出聲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仁……我不行了……要洩了……要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」

不能讓她這麼快洩,他再換個姿勢,就是讓茜如坐在他身上,讓她上下抽動著!

茜如甩著長髮,奶子隨著她的抽動,不停的上下晃動著︰「喔……喔喔……啊……仁……好爽啊~~~~」

達仁兩手掐住晃動著的奶子,不停的撫摸著她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真的要洩了……要洩了……啊……」這次他還是把精液留在茜如的體內,今晚的第一次高潮……

茜如趴在達仁的胸懷,手指不停的在胸上畫圈圈︰「你今天為什麼會那麼的急啊?」

「我也不知道,『他』太想你了。」指著自己的陽具。

「你剛才不是說你想我嗎?現在怎麼變『他』了!」茜如氣的捏一下他的陽具。

「喔~~」他叫了一下︰「我想你,『他』想你的『妹妹』嘛!」

茜如又換個姿勢,躺在達仁的手臂上︰「如果我懷孕了,你還會要我嗎?」

「小傻瓜,我怎麼會不要你呢!我愛你都來不及了,不過你還是學生,最好不要懷孕。」

「可、可是,你把精液射在我體內了,那怎麼辦?」茜如仰起頭看著他說。

「你可以吃避孕藥啊!必要時我也戴上保險套。等到你一畢業,我們再一起生一個小孩。嗯~~」他輕捏茜如的乳頭。

「嗯~你好壞!」她推開了他︰「我要去洗澡了!」站起來就往浴室走去。

達仁趁她不注意時,又從後面抱起她說︰「那就一起洗吧!」

在浴室裡,他們互相洗對方。

「仁,我要你幫我把裡面洗乾淨。」茜如又主動的張開雙腳。

達仁賊賊的看著她說︰「你又想再來一次是不是?」說完就用陽具幫她洗。

「啊……喔……仁……啊……你可要徹底洗乾淨啊……喔……」

「嗯……嗯……我一定把『她』洗的乾乾淨淨……」

蓮蓬頭的水不停的往他們身體衝去,浴室裡又是水聲,又是呻吟聲、喘息聲的,好不熱鬧。

之後他們又再一次的高潮。

洗完之後,達仁又再度抱著茜如出來,不過這時陽具還是在裡面等待著,等待被主人抽動,等待再被吸進穴裡,與子宮會合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他們又在床上搞了起來。

「啊……」又一次的高潮。

兩人都躺在床上,開始喘氣起來了。

「如,不早了,你也該睡了,明天還要上課呢!」他像哄小孩似的摸著她的頭、她的發。

「嗯,不要離開我喔!我要一早醒來就看到你。」

「好~小搗蛋。晚安。」之後自己也漸漸的睡著了。

一早起來沒看到達仁,茜如心想會不會昨晚他回去了?穿上衣服,便走出房間,聽到廚房有有煎東西的聲音,走了過去。

「仁,你在做早餐啊!」一看到他沒回去,緊張的心情鬆懈了許多。

「嗯!昨晚你浪費了太多體力了,又沒吃東西,所以做些早餐給你吃。」說完一粒荷包蛋也煎完了。

「那,吃吧!等一下我送你上學。」

他真的很體貼,真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「下午你不用來接我了,我跟琳琳一起走就好。」從口袋裡拿出鑰匙給他。「那,等我回來啊!拜~」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就走進學校了。

一進教室大家都看著她吹口哨,她竟不知一回事。

「茜如啊!你開竅了喔~我們都看到了,那個是你男朋友吧!開轎車的喔!看來是個有錢人,BMW的咧~」

茜如也只能笑笑的看著他們,也不知要說什麼!

這時琳琳走到她坐位旁坐了下來,在她耳邊說︰「他昨晚在你家啊?」

茜如點頭。

「是不是又做了啊?」

「討厭啦!老是要跟我說這個,是不是克己對你不好啊?」茜如一邊拿出書一邊說。

「才不呢!他對我可好了。」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。

「你呀!」她不知說什麼,只能笑著搖頭。

琳琳像事想到什麼似的,激動的說︰「我差點忘了跟你說,克己說改天再出去玩吧!怎樣?」

「我問達仁看看!」

一想到晚上又可以見到他,她竟高興的差點忘了上課。